伯爾 -- 《愛爾蘭日記》

        從沒有哪位作家,象伯爾對愛爾蘭那樣,描寫一個異鄉的逗留地。伯爾對愛爾蘭懷著這樣的情感,他留戀愛爾蘭,有一段時間,他每年都在那里待上幾個星期,因為他熟悉那里,并且,不將自己作為過客,所以,他提到愛爾蘭的時候,口吻是親切而隨意的。但伯爾并不是一個親切而隨意的人,他生于一戰時的德國,又親歷了二戰,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光,都用來為二戰后的德國反思,在他看來,如何讓德國從戰后精神的廢墟中走出來,比從廢墟中重建德國更重要。

《愛爾蘭日記》是伯爾著作中少有的包含一些輕松氣氛的作品。雖然仍舊是黑色的幽默,善意的揶揄中,已經帶著不少啤酒花的氣味,象一次微醉后喋喋不休的絮談,他把我們帶到這樣一個國度,一個“每年有滿滿一小游泳池的茶水流過每個人的喉嚨“的國度,它和我想象的愛爾蘭不一樣,沒有吱吱呀呀的風笛與舞動的色彩艷麗的男式筒裙,它帶著英國那樣真實,潮濕,暗淡的氣息,
生活慵懶而樸素,象咖啡,茶,火腿,香煙一樣具體,因為這里是異鄉,所以,帶著某種無緣無故的醉心的快感。這就象我們自己的某次旅行,找著了同過去色調十分接近的生活,但在你剛好厭倦時可以抽身離去。讀《愛爾蘭日記》,我眼前常常浮現這樣的鏡頭,班駁的水泥路面,一攤污水映著路燈昏暗的光,幾片粘濕的落葉,一雙半新的皮鞋,鞋底的鐵釘發出叮當的聲音,這就是愛爾蘭,一個思考之余用來休息的地方。



相關內容



評論
...
發表評論


用戶


評論(不超過1000字)


 4 + 7 = ? 請將左邊的算術題的結果填寫到左邊的輸入框  


  發送給朋友| 打印友好
7 x 12 小時服務熱線
0532 - 83669660
微信: comsharp
QQ: 13885509
QQ: 592748664
Skype: comshar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