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為什么賣掉了 Zappos

Tony Hsieh (謝家華) 一手創辦了著名的電子商務網站 Zappos,然而,他卻在 Zappos 如日中天的時候,將它賣給了 Amazon,到底是什么原因使 Tony Hsieh 做出這一決定,本文是 Zappos 創始人 Tony Shieh 的新書《Delivering Happiness: A Path to Profits, Passion, and Purpose》的節選。


Amazon.com 第一次試圖收購 Zappos 的時候,我們想都沒想就拒絕了

那是2005年夏天,我已經向 Zappos 傾注了5年心血和全部積蓄,最后總算走上正規。Zappos 在線銷售鞋類和服飾,我們和競爭對手不同的地方是,我們將公司文化放在首位,我們對自己的員工很好,為他們購買了100%的醫療保險,在他們個人的發展上投入巨大,我們的客服不單單是傳統的呼叫中心,他們擁有更多的自由,通過這些,我們可以為客戶提供比我們的競爭對手更好的服務,更好的服務換來更忠實的用戶,為我們帶來更少的市場開支,長期的利潤,以及快速的成長。這些方法十分奏效,到2005年,我們的銷售額為3億7000萬美元,進入全美增長最快的500家公司。那時我們還沒有盈利,但已經接近突破點,我們的銷售額正在快速攀升。

與此同時,我們將我們所有錢用來賣鞋子,但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賣各種東西,Zappos 成為了和 Virgin 一樣知名的品牌,我們當時計劃在2010年銷售額達到10億并上市。

關于我們公司文化,有一件事可以證明,2005年,Amazon CEO Jeff Bezos 拜訪 Zappos 總部,我認為,我們是一家領先的在線鞋類銷售公司,如果將 Zappos 賣掉,我們的品牌和文化就會消失,因此,我告訴 Jeff,不管他們出什么價錢,我們都不賣。

四年以后,Amazon 再次登門

四年以后,Amazon 再次登門,我的第一反應仍然是,不。2005年來,我們的銷售額穩定增長,到2008年,年銷售額已經達到10億美元,比最初計劃提前了兩年,我們現在已經盈利,我們公司文化更加強勢,和以前一樣,我們希望獨立運作并爭取上市。然而,我們的董事們有他們的打算,盡管早期的 Zappos 主要由我自己出錢,我們后來還是從別的投資者那里拿到數千萬美元的投資,包括來自 Sequoia Capital, a Silicon Valley 風險投資商的 4800萬美元。和所有投資商一樣,Sequoia 希望得到實質的回報,如果他們肯等上幾年,等經濟復蘇了,會更好,然而,經濟低迷以及信用危機使 Zappos 以及我們的投資者處境維艱。

那時,Zappos 需要一億美金周轉資金,但我們和銀行的貸款協議要求我們每月都達到一定的銷售額和利潤,稍有偏差,銀行都可能拒絕給我們貸款,現金流問題理論上有可能把我們壓垮,2009年初,已經沒有多少銀行甘愿為我們提供上億美金的貸款了。

這不是我們唯一的現金流問題,我們的信用額度基于我們的資產,我們可以從銀行借到相當于我們庫存量 50% 到 60% 的現金,然而我們的庫存估值并非基于我們是花多少錢進的,而是基于假如我們破產,這些庫存能收回多少錢。隨著經濟惡化,我們的庫存在貶值,意味著,即時我們完成了銀行規定的銷售額與利潤,我們也很有可能貸不到貨款。

這些問題和我們的經營沒有關系,但讓我們的股東感到緊張,一些董事將我們的公司文化看做我的一個社會試驗,這我并不同意。我認為擁有正確的文化是一個公司最重要的事情,然而董事們持相反的觀點,他們認為一個公司應該將精力首先放在賺取利潤上,賺到錢之后再為員工做一些事情。董事們的意見是,我的社會試驗可以給公司贏得很好的公共關系,卻并不能推動業務的發展。董事們要求我,或者任何別的 CEO 將更多時間用在賣鞋上,不要老想著員工的快樂感。

從某些層次,我同情董事們的處境。然而問題是,如果我們改變目前的公司文化,從短期看,我們的財務狀況會改善,我們的銷售也不會立刻受到沖擊,但從長遠看,我們已經創立的所有東西都會坍塌。

2009年初,我們陷入困境,因為我們的股東背景很復雜,雖然我持大股,董事們不會強迫我實現將公司賣掉,但在我們的5人董事會中,只有 CFO 兼 COO Alfred Lin 認可我的公司文化。這意味著,假如經濟繼續惡化,董事會可以將我炒掉,另聘 CEO。雖然這種危機感并不明顯,但我感覺已經在向那個方向發展了。

那是我和 Alfred 倍感焦慮的一段時間,但我們之前更艱難的時光都過來了,這只是我們遇到的另一個挑戰,我們開始思考出路,我們自然不想賣掉公司,對我們來說,Zappos 不僅僅是一份工作,是一種使命的召喚,于是我們做出了決定,回購我們董事會成員的股權。

那大約需要2億美元

在尋找新投資者的時候,Amazon 找到了 Alfred 再次談到收購 Zappos 的事,雖然這對我來說不是最好的出路,但 Amazon 對于我們上次提出的,要求 Zappos 獨立運營的想法似乎更開放了一些,而且,Amazon 出的價非常高,我們對股東們的信托責任要求我們不能對這個出價置之不理。

4月份,我飛到西雅圖,和 Jeff Bezos 談了一個小時,我給他演示了 Zappos 的公司文化,將近結束時,我談到了社會幸福感,以及我們如何更好地服務客戶和員工。

突然,Jeff 說,你知道嗎,人們很不善于預測什么讓他們快樂,我正在播放下一張幻燈,便說,看上去你很善于猜測下一張幻燈片是什么樣子,那一陣過后,時間開始變得愉快起來,很顯然,Amazon 開始認同我們的公司文化和強勢銷售。

不過,我還是有很多擔憂,Jeff 做生意的方式和我們很不同,Amazon 靠的是低價,Zappos 卻從不在價格上競爭。如果 Amazon 接到了太多客戶電話,他們就會研究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,或許是產品的描述讓用戶困惑,他們會解決這些問題以減少用戶的電話并繼續保持低價,而在 Zappos,我們認為,和客戶之間充滿人性和情感的溝通是我們提供服務的最佳方式。

但和 Jeff 交談后,我認識到,我們和 Amazon 之間也有共同點,Amazon 為了客戶無不用其極,甚至犧牲短期的利潤,Zappos 擁有相同的目標,我們只不過在如何實現方面有不同的方法。

我離開西雅圖的時候,確信 Amazon 會是 Zappos 更好的合作伙伴,我們的董事會希望立竿見影,而我們希望創辦一個久遠的公司并傳播快樂。同 Amazon 在一起,相信 Zappos 可以繼續建設它的文化,品牌與快樂,我們會感到自由。

和 Amazon 的談判隨后便開始了

Amazon 一開始希望使用現金,但在我們看來,那太像將公司賣給他們了,我們提議換股,Zappos 的股東可以拿自己的股權換取 Amazon 的股權,我們的這樁交易更像聯姻,就像夫婦兩人將銀行存款放到同一個賬戶上。

6月,Amazon 正式提出以股權交易的方式收購 Zappos,我們的董事會7月20日投票通過。我們說服 Amazon 讓我們自己發布這個消息,于是在7月22日中午,在股票交易市場停止交易前的大約一個半小時,我們公開宣布了這一消息。我站在我們的50個高層員工前,解釋了為什么要這樣做,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講,又一次感到了公共演講時的那種緊張。

我講了半個小時,讓他們和他們的下屬解釋,一切都不會改變,他們不會丟掉工作,Zappos 的文化還會繼續成長,不同的是,我們現在可以做一些新事情了。

一開始,屋子的所有人都感到緊張,一些人以為我要離開公司,慢慢地,我看到人們臉上的緊張情緒在消融,他們回到了座位,叫來他們的下屬,告訴他們發生了什么,一個小時內,所有人都回去工作了,半路,我聽到員工們說能擁有 Amazon 的資源是多么讓他們高興。兩天后,我將我們拉斯維加斯的團隊召集到一起,那時我們有700人,在一個會議中心,向他們回答了更多問題,人們都很興奮,我感到似乎又踏上了新的征途。

10月1號收購完成

這次收購估值12億美元,我們的投資者 Sequoia 得到了2億4800萬美元,我們的新董事會成員現在包括我,Jeff,兩個 Amazon 的新成員以及另外兩個 Zappos 的舊成員。作為 CEO 我每季度向委員會報告,Zappos 需要完成一定的銷售額與利潤,和之前的董事會不同,我們新的委員會似乎理解文華的重要,事實上,Amazon 的一個派發中心最近開始嘗試 Amazon 版的 Zappos 文化,他們向為不滿意自己工作而離職的人支付2000美元。

另一方面,Zappos 繼續獨立運營,我們有一份文件,確認了Zappos 文化的獨特以及 Amazon 保護這種文化的職責,我們把 Amazon 看作一個巨人顧問,幫助我們實現一些東西,比如,重新設計我們的倉儲系統。

2010年的第一季度,Zappos 凈銷售額上升了 50% ,我們新增了幾百個員工,這讓 Amazon 很高興,但也遇到了新挑戰,我注意到,午休時間,不同部門結伴出去閑逛的人沒以前那么多了。

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開始研究員工的關系,他們登錄自己電腦的時候,讓他們看一幅其他員工的照片,問他們對這個員工的熟悉程度,選項包括,“見面打過招呼”,“一塊出去閑逛”,以及“我們會成為好朋友”。我希望知道公司內部跨部門關系的情況,并計劃開一個課程,我希望更多員工成為好朋友。

這只是我們強化公司文化,讓員工感覺更快樂的一小部分,我們現在有接近1800名員工,我覺得,Zappos 證明了,一家公司在變大的同時未必一定迷失自己,即使在它被收購的時候。

延伸閱讀

本文是 Zappos 創始人 Tony Hsieh 的新書《Delivering Happiness: A Path to Profits, Passion, and Purpose》的節選,由 Inc 雜志的高級撰稿人 Max Chafkin 撰寫后續報道。

中文編譯來源:銳商企業CMS 網站內容管理系統 官方網站





評論
...
發表評論


用戶


評論(不超過1000字)


 4 x 8 = ? 請將左邊的算術題的結果填寫到左邊的輸入框  


  發送給朋友| 打印友好
7 x 12 小時服務熱線
0532 - 83669660
微信: comsharp
QQ: 13885509
QQ: 592748664
Skype: comshar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