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的故事之:愛恨交加的 Comic Sans

Vincent Connare 設計了 Comic Sans,這是一個紅極一時的字體,設計靈感來自漫畫書,它曾經無處不在,然而,在設計界卻背負著惡名,設計師或那些擁有美學情結的人不屑與之為伍,今天,全球甚至發起一股抵制 Comic Sans  字體的風潮,對此,Vincent Connare 表示理解。

[Vincent Connare]

Vincent Connare

Comic Sans 讓 Connare 嘗到了愛恨交加的滋味,15年前 Comic Sans 隨微軟的產品初次登場,很快,從學校的傳單,到新聞郵件,從迪斯尼的廣告,到嬰兒用品的標簽,從街上的招貼,到商業郵件,從色情網站到醫院的腫瘤廣告,甚至圣經書籍以及墓碑上的文字都使用這個字體。

然而在設計界,這個看上去極不嚴肅的字體卻一直備受抵制,設計師,美工師,以及互聯網 Geek 都不屑與之為伍。在 Twitter 網站,關于對這個字體進行抵制的聲音不絕于耳。甚至有網上漫畫對 Vincent Connare 表示大不敬。

抵制 Comic Sans 運動已有近十年歷史,得益于網絡的便利,如今愈演愈烈,他們的目標是根除這款字體以及對字體的無知。對此,Connare 表示,如果你喜歡這款字體,說明你不懂字體,如果憎惡,說明你更不懂。

任何字體都傳達著某種意義,字體學家說,Helvetica 代表行業標準,簡單,可靠,Times New Roman 代表經典,而 Comic Sans 卻包含著滑稽,傻氣,粗俗與懶惰的意味,好比穿著小丑的衣服出現在嚴肅的社交聚會。這款字體一開始叫 Comic Book,但 Connare 覺得這個名字聽上去不像一款字體,因此從 Sans-Serif 借用了 Sans,不要那個 Serifs(襯線) 是因為除了大寫字符 I,其它字符都沒有襯線。

Connare 現年48歲,就職于倫敦的一家叫做 Dalton Maag 的字體工作室,他發現自己新設計的一款叫做 Magpie 的字體在 Comic Sans 的陰影下變得黯然失色,他恭維那些抵制他的字體的人,自己也很少使用,在那些認出了自己的人面前保持禮貌。他曾經發現一個 Black Sabbath 樂隊的粉絲網站使用了 Comic Sans,這個網站的作者甚至向他致敬,他說,對于那些品味差勁的人,你毫無辦法。

同時,他也因自己的名聲而或被戲弄或被尊重,迪斯尼在使用他的字體做廣告后,曾送給他一張由米老鼠簽名的圖畫,那張畫就掛在他們家。他的太太在向朋友們介紹他的時候,稱他為 Comic Sans 之父,而他的一個朋友說,曾認識一個人,為了緩解對對方的打擊,使用 Comic Sans 給男朋友寫分手信。然而,自從這款字體歸屬微軟之后,Connare 并沒因此賺到什么錢。

[A beach towel using the typeface in Australia.]
Vincent Connare 
上圖是澳大利亞生產的一種使用了該字體的浴巾

當然,假使 Comic Sans 不是如此流行,它也不會遭此厄運,曼哈頓林肯中心對面的 O'Neals 飯店的經理 Peter Phyo 說,我們使用這個字體多年了,我也不知道為何,該字體在菜單上看上去很不錯,Phyo 表示他沒有什么可抱怨的。

而 Comic Sans 的泛濫卻純屬意外,1994年,Connare 工作于微軟的一個團隊開發家用軟件,有一天下午,他在測試他們的軟件的時候,突然心血來潮,那款軟件是給孩子和電腦新手使用的,歡迎畫面上有一只叫做 Rover 的狗在說話,談話框里使用的是那種一本正經的 Time New Roman 字體。

Connare 說,他當時找出兩本漫畫書,一本叫《黑暗騎士歸來》,一本叫《巡夜人》,參照著漫畫書的風格,在屏幕上用鼠標畫出了那些字符,一個星期以后,產品經理看到了這款字體,決定將它收錄到 Windows  操作系統的標準字體中,隨著家用電腦的普及,這款字體也迅速傳遍世界。

后來便出現了 Comic Sans 抵制組織,他們的抵制方式就是在任何發現有不當使用了 Comic Sans 字體的地方,貼上“抵制 Comic Sans”貼紙。

[The 'Ban Comic Sans' group slaps its stickers on uses of the ubiquitous font, such as a retirement-benefits document.]
bancomicsans.com

Comic Sans 抵制組織成立于1999年,那時,Holly Sliger  在 Indianapolis 的 Herron 藝術與設計學校任高職,他們要為兒童手工作品展設計一個標貼,她的上司告訴她使用 Comic Sans 字體,她很驚訝,隨即反對說,那樣做太俗,并提供了一些更好的替代字體,但上司堅持使用 Comic Sans。

這比死都難受,她說,到處都是 Comic Sans,像瘟疫一樣。

期間,她在一次星期六的猶太教集會中遇到了他后來的丈夫 Dave Combs,他那時剛才大學畢業,做平面設計,她便向他訴苦,他說,這真恐怕,就是這句話,讓 Sliger  感到他是可以托付終身的人,一年后他們果然結了婚,便一起和這款字體做斗爭。

[A banner in Comic Sans typeface at Teatro Valencia in Spain.]
Vincent Connare

Connare 說,他第一次意識到反 Comic Sans 浪潮是2003年1月,他在英國 Berkshire 的 University of Reading 大學讀字體設計碩士學位,他收到 Combs 的一封郵件,郵件中說,希望他授權在抵制 Comic Sans 運動中使用他的肖像,Connare 當時很煩,就隨口說,行。

Connare 說,這有點傻,但我實在沒預料到事情會如此嚴重。

但 Combs 夫婦顯然胃口很大,他們希望在全球發起這個運動,他們女兒的房間掛著一幅世界地圖,上面用小旗標著那些向他們所要抵制貼紙的地區。Combs 說,這些貼紙就像停車場的罰單,隨著運動的進行,Connare 本人的照片幾乎成了抵制 Comic Sans  的標志。于是在2004年,Connare 要求 Combs 停止使用他的肖像。

如今,Connare 偶爾在一些 Internet 展會中發表相關演說,他使用了一個41頁的  Power Point 演示,他還計劃同 Combs 夫婦一起編一本 “我愛/我恨 Comic Sans”圖畫書。

而 Veer 設計公司設計了一款 T-Shirt,上面印著一個完全由 Comic Sans 字符組成的心型圖案,文字寫道,“愛它,愛到恨,或恨你所愛”。

延伸閱讀

本文國際來源:http://online.wsj.com/article/SB123992364819927171.html
中文翻譯來源:COMSHARP CMS 官方網站





評論
...
發表評論


用戶


評論(不超過1000字)


 8 - 4 = ? 請將左邊的算術題的結果填寫到左邊的輸入框  


  發送給朋友| 打印友好
7 x 12 小時服務熱線
0532 - 83669660
微信: comsharp
QQ: 13885509
QQ: 592748664
Skype: comshar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