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net 的50年口述歷史七.摩登時代上

這是Internet 的50年口述歷史的第七部分,講述了 Internet 的現代應用,包括 GoogleiTunesWikipedia,以及博客的應用。   

1998年,兩個 Stanford  大學的學生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,設計了一個在當時可以超越任何產品的搜索引擎原型,他們給它起了一個十分古怪的名字,Google,今天,Google 統治著整個搜索引擎市場。

Larry Page:

早期我們所做的只是理解事物的相對重要性,那時,搜索引擎,象 Alta Vista 是這樣工作的,比如你搜索大學,會返回那些在標題中有三個“大學”字樣的頁,那時的搜索引擎基于文檔中的文字,那是一種傳統做法。

我們想,既然這些文檔都放在網絡上,為什么我們不想辦法找出那些更重要的?即使在 Google 的原始階段,我們在 Google 中輸入大學,它已經可以首先返回前10所大學。

從一種意義上講,那就象一些人在做排名,我們只不過把人們的排名集中起來。我們這樣看問題,有多少人鏈接這個頁,他們怎么描述它,他們在鏈接中使用了什么文字。你可以將那些寫網頁的人的智慧集中起來,我們使用程序自動做這些,這是一種群體智慧,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。

史蒂芬.喬布斯1997年重返蘋果以應對蘋果的衰退,他早期的舉動是推出 iMac,一個一體化,色彩時尚,便于上網的電腦,4年后,蘋果推出 iPod 和在線音樂商店 iTunes。受盜版的沖擊,當時的唱片業已是步履蹣跚。那時有一個非常受歡迎的博客,史蒂芬.喬布斯的私人日記,一個叫 Daniel Lyons 的 Forbes 雜志作家假扮喬布斯寫下了那些日記。

山寨喬布斯:

唱片業幾年前就看到了這個趨勢,音樂的數字傳播,自從CD發明以來,禍患就埋下了,人們可以自由拷貝這些數字音樂。于是他們看到音樂的下載,看到了 Napster,他們知道必須換一種方式,如果你能用一種簡單方便的方法來做,人們就會花錢去買。但唱片業那幫家伙又懶又蠢,或者嚇破了膽,他們無所適從。我認為蘋果承擔了所有的風險,蘋果說,好吧,我們來設計播放器,開設音樂網店,我們來做這樁生意。

2001年,Jimmy Wales 發布了在線百科全書 Wikipedia,一個全靠志愿者編輯和維護的百科全書。從一開始,Wikipedia 就不得不面對各種問題,內容的準確性,龐大的編輯群,偏見以及蓄意的破壞。

Jimmy Wales:

你如何對一個社區進行革新?創立規則?但你如何平衡這些,從一方面,在社區中實施嚴格的制度,任何行為都會受到審查并可能遭受封殺,另一方面,完全放任任何人做任何事,這兩種方式都行不通,真實的社會也是這樣,這是一個大家如何共同生活的問題。

早在 Matt Drudge 和 Arianna Huffington 成名之前,Dave Winer 已經開始寫據稱是最高的博客了。他的動機是讓獨立程序員發出他們的聲音,未被刪節的聲音,他從1997年開始撰寫 Scripting News。

Dave Winer:

新聞界很容易受俗輩的影響,新聞界總是關注那些看上去對實際上是錯誤的東西,那些俗輩認為,蘋果死了,Mac 系統沒有新軟件了。我就是一個  Mac 系統的程序員,便為蘋果而戰。這就是我為什么頻頻寫文章的原因,我不想讓新聞界的那些論調得逞。

今天,網絡上有1億1300萬個博客。 Elizabeth Spiers 是 Gawker 的創始人,這是一家位于紐約 Manhattan 的小道新聞博客。她還是 Dealbreaker 網站的創始人,以及 Mediabistro 的編輯。

Elizabeth Spiers:

Nick Denton 和我一開始只把 Gawker 當作一個每周拿10個小時來打理的業余愛好,我從沒想把它做成一個正式的公司。Gawker 是對那些我喜歡的事情的一種有意模仿,當代的媒體中,我特別喜歡 SpySuck.com 以及英國的 Private Eye,我喜歡那種尖銳的諷刺,象 Mark Twain 的“A Humane Word from Satan”。Gawker 的聲音很象我自己的,我喜歡質疑與惡作劇。

生于南非的  Elon Musk 很小便接觸計算機,12歲那年為一個叫做 Blaster 的游戲寫代碼。199年,他推出 x.com,一個在線金融服務網站,他們擁有一個在線支付服務后來同 Paypal 合并。Musk 現在從事私營火箭業并處于領先地位。

Elon Musk:

對我來說,Internet 改變了人的天性,就象人有神經系統,神經系統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訪問信息,關于人性的信息的積累。現在很難隱藏信息,如果說過去人還可以藏著陰謀的話,現在很難了。

現在的錢是數字化的,我們應該在這個領域有所創新。金融系統不過是一些數據庫,匯款就是把錢從一個數據庫轉到另一個數據庫,你所需要的只是一個身份識別碼,如 e-mail 地址,第一年結束時,我們有了100萬客戶。

Howard Dean 是 Vermont  的前行政長官,現任民主國家委員會主席,他在2004年曾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,是第一個使用 Internet 作競選工具的競選人。當時有個 Meetup.com 網站將不同的團體組織起來。

Howard Dean:

我仍然記得當時的情景,我多年的助手 Kate O’Connor 不斷地向我提起 Meetup,她說,你知道嗎?你現在 Meetup 上排第5,我說,Meetup 是什么鬼玩意兒,她就解釋給我聽,接著她說我第4了,兩周后,我排名第2。

我來到 Meetup 發現那里已經有600到800個團體,他們向我推薦了網絡這個工具,這個工具就是網絡社區,極少政客懂得這是什么,他們還以為是自動取款機。

Internet 是報紙發明500年來最重要的民主工具,Internet 重建了美國政治,共和黨也因為這個惹上了大麻煩,美國的政治不再是自上而下,命令與服從的模式。現在,如果那些年輕人想搞點什么事,他們就上網,他們查找信息,尋找小圈子,如果找不到,就自己建立一個圈子。

所以,當我們開始這樣做的時候,我們雇了一幫25歲上下的聰明孩子,他們直接睡在桌子下面,關鍵是信任他們,放手讓他們去做。

延伸閱讀

本文國際來源:http://www.vanityfair.com/culture/features/2008/07/internet200807?currentPage=8
中文翻譯來源:COMSHARP CMS 官方網站





評論
...
發表評論


用戶


評論(不超過1000字)


 7 - 1 = ? 請將左邊的算術題的結果填寫到左邊的輸入框  


  發送給朋友| 打印友好
7 x 12 小時服務熱線
0532 - 83669660
微信: comsharp
QQ: 13885509
QQ: 592748664
Skype: comsharp